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印光大师:欧洲的野蛮风尚推翻一切礼教(文白对照)

发布时间:2019-11-15 10:00:52编辑:阅读次数:

华严经华严经全文华严经白话文

\

欧洲的野蛮风尚推翻一切礼教

\

原文 世之聪明人,每每欲为千古尊崇之人,卒至学说偏僻,立异树奇,以致遗误后人,为圣道障。在当时则人皆推尊,其学说之毒气大发,则知此种学说,实伏祸根于近千年之前耳。程朱阐儒宗,专主于正心诚意,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皆谓之为无有。又谓有所为而为善,即非真善。彼既欲与佛立异,故后之儒者一宗其说。既无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则善无以劝,恶无以惩,大家都在迷梦中。以致世风日下,正人日希。及乎欧风一至,则一切推翻礼教,越理犯分之事,汲汲然提倡,而欲举世实行。使程朱不破斥因果轮回,后儒各各相传相守,欧风纵烈,谁肯依彼邪说乎。由是言之,今日之各种恶剧,其祸根实从程朱破斥因果轮回起。今欲家庭社会保存古道,当以提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为急务。知因果轮回,信因果轮回,虽庸人亦能诚意正心。不信因果轮回,虽上等天姿如程朱者,亦不能完全诚意正心。何以言之,彼由佛学发明圣人心法,反辟佛。此心意为正耶诚耶,或邪耶伪耶。彼欲与佛立异,将圣人因果报应之事理皆抹杀。将格物致知说得泛而不切。非彼全不知格烦恼之物,致本有真知。但不愿与佛气分同,故作此说。其违经畔圣也大矣。此心此意,皆欲天下后世推尊于己,谓为直接道统者之妄想。使未见欧风之祸,谁敢说彼之所说,乃有如此之过愆乎。光欲汝等各各提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以为挽回世道人心之据,因推本言其近世祸害之所由来。光作此说,非逞己臆见,妄论古人,实为平心和气,准理准情之论。恐汝等或不知致力,故为激发耳。——《文钞》之《复罗智声居士书四》印光大师 著述

译文

世间的聪明人,每每想要做千古而下被人尊崇的圣人,因此出乎意外地创立偏激古怪的学说,标新立奇,做为破除圣贤道法的障碍,以至于遗误、祸害后世的人。在当时则人人都推崇备至,当遗害人间的这种学说的流毒发作的时候,才知道这种学说,实在是暗埋祸根在近千年之前。比如宋朝的程朱理学,虽然阐明弘扬儒家学说,然而只是教人专一注重于端正、诚垦自己的心念而已,凡是因果报应、生死轮回教化世道人心的佛法真理,都一概说是虚无缥缈。又说为了获得善报而行善,就不是真善。他们既然背离、违反佛陀的真理,所以后世的儒生全部都专一注重于程朱的学说。既然说没有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则善举没有办法劝化,恶业没有办法警策,大家统统都在迷惑的梦境之中,不知道如何去做人做事。以致使世风日下,正直的人日渐希少。等到欧洲的野蛮风尚一到,就推翻了所有的礼仪教化,违背伦理、僭越等级名分的事,都公然急切地提倡,而想要全世界都实际施行。 假使程朱不破除因果、轮回,后世的儒生人人都遵循佛陀的真理弘扬传播,欧洲的风尚纵然酷烈,谁又肯依从他们的邪说呢?因此说,现在社会上种种罪恶、丑恶的事情,它的祸根其实是从程朱破除因果轮回而起的。现在要想家庭社会保存古代纯美的伦理风尚,应当要把提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做为急切的要务。懂得因果轮回,深信因果轮回,虽然是平庸的人也能端正自己的心念。不信因果轮回,虽然是上根的资质比如理学家二程和朱熹,也不能完全地端正、诚敬自己的心念。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们是由于学习佛法而弘传儒家圣贤的修心之法,反而却做出批驳、破除佛法的事情。这样的心行是正呢是诚呢?或者是邪呢是伪呢? 他们想要背离、违反佛陀的真理,把圣人关于因果报应的事和理一概抹杀,把格除心中的私欲达到修身的目的说的浮泛而不切实际。并非是他们全然不知道格除烦恼的私欲,才能达到修身的完美境界。只是他们不愿意和佛的况味相同,所以才创立这样的邪说。这种违背经典、背叛圣人的罪过太大了。他们这样的心行,都是想要天下后世尊崇他们自己,说他们是完全传承了儒家道法的脉络和系统,从而死后能够像孔子一样进入文庙受到后人的祭祀。假使没有看到欧洲竞争、性开放等等恶劣风尚的祸害,在我国彻底地显现了出来。谁敢说他们的学说,有这样大的过愆呢?印光想要你们每个人都能够提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以此作为纯净世道人心的凭据,因此探究出这些言论的近世祸害的根源。印光这样说,并非是以自己的臆断,而虚妄地评论古人。实在是心平气和、情理标准的论述。恐怕你们或者不知道集中力量专心弘扬,所以在此激扬显发出来。——佛弟子 敬译

本文链接:印光大师:欧洲的野蛮风尚推翻一切礼教(文白对照)

上一篇:南门两尼师

下一篇:南阎浮提众生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