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在线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华严经全文

大方广佛华严经全文注音(卷一)

发布时间:2019-02-15 21:47:24编辑:李睿昊阅读次数:

大方广佛华严经全文注音(卷一)

夫以有情之本。依智海以为源。含识之流。总法身而为体。只为情生智隔。想变体殊。达本情亡知心体合。今此大方广佛华严经者。明众生之本际。示诸佛之果源。其为本也。不可以功成。其为源也。不可以行得。功亡本就行尽源成。源本无功能随缘自在者即此毗卢遮那也。以本性为光。智随根应。大悲济物以此为名。依本如是设其教泽。滂流法界以润含生。于是寄位四天示形八相。菩提场内。示兰若以始成。普光法堂。处报身之大宅。普贤长子。举果德于藏身。文殊小男创启蒙于金色。以海印之三昧。周法界而降灵。用普眼之法门。示尘中之刹海。依正二报身土交参。因果两门体用相彻。以释天之宝网。影十刹以重重。取离垢之摩尼。明十身而隐隐。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移于当念。其为广也以虚空而为量。其为小也。处极微而无迹。十方无卷。匪亏于小相之中。纤尘不舒。含十方而非碍。恒居智海。分果德于五位之门。常住法堂。示进修于九天之上。此方如是。十刹同然。圣众如云。海会相入。智凡不碍。状多镜以纳众形。彼此无妨。若千灯而共一室。此经总有四十品之胜典。玄开果德之法门。百万亿之妙言。咸举佛华之行海。十身十会。阐十十之法门。十处十方。启十通而疏十辩。出现品内。示因果以结始终。给孤独园。利人天而明法界。目连鹙子。隔视听于对颜。六千比丘。启十明于路上。觉城东际五众咸臻。古佛庙前同登十智。善财发明导首。用彰来众齐然。又成五位法门。具德行。其轨范。令使启蒙易达解行无疑。遂信首文殊之前。正证妙峰之顶。经过五众。成一百一十之法门。至慈氏之园。结会一生之佛果。返示文殊之初友。明以果同因。后入普贤之身。彰体用圆极。此经名大方广佛华严经者。大以无方为义。方以理智为功。广即毫刹相含。佛乃体用无作。华喻行门可乐。能敷理事之功。严即依正庄严。经即贯穿缝缀。世主妙严品者。菩萨示生。皆为世主。同臻海会。故号妙严。品者类会同流法门均隔为品。此经总有四十品之胜典。此品建初。故称第一。是故言大方广佛华严经世主妙严品第一。

释此一部之经总作十门分别。

第一明依教分宗第二明依宗教别第三明教义差别第四明成佛同别第五明见佛差别第六明说教时分第七明净土权实第八明摄化境界第九明因果延促第十明会教始终。

第一明依教分宗者。夫如来成道体应真源。理事二门一多相彻。智境圆寂何法不周。只为器有差殊轨仪各异。始终渐顿随根不同。设法应宜大小全别。时分因果延促不同。化佛本身施诠各异。国土净秽增减不同。地位因果自有投分。创学之流未谙教迹。执权成实迷不进修。若不咸举众宗类其损益。无以了其迷滞者矣。今略分十法以辩阐猷。使得学者知宗迁权就实不滞其行速证菩提。

第一小乘戒经。为情有宗。第二菩萨戒。为情有及真俱示为宗。第三般若教。为说空彰实为宗。第四解深密经。为不空不有为宗。第五楞伽经。以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为宗。第六维摩经。以会融染净二见现不思议为宗。第七法华经。会权就实为宗。第八大集经。以守护正法为宗。第九涅槃经。明佛性为宗。第十大方广佛华严经即以此经名一切诸佛根本智慈。因圆果满一多相彻。法界理事自在缘起无碍佛乘为宗。已上分宗。皆是承前先德所立宗旨。设有小分增减不同。为见解各别。大义名目亦多相似。如西域及此方诸德。各立宗教后当更明。

第一小乘戒为情有宗者。为如来创为凡夫造业处。言是应作是不应作。说善不善。如此立教未为实有。如此有教。且约凡情虚妄之处。横系诸恶。以教制之。令生人天。是故戒序云。若欲生天上及生人中者。常当护戒足勿令有毁损。众生有为作业。虚妄非实。未得法身智身。非为实有宗。且为情有宗。于小乘中为轨持教也。如华严经持戒即不然。经云。身是梵行耶。身业四威仪。乃至佛法僧十众七遮和尚羯摩坛头等。是梵行耶。如是谛观求梵行者了不可得。是故名为清净梵行者。如梵行品说。如是清净行者名持佛性戒。得佛法身故。乃至初发心时便成正觉。以持佛性戒故与佛体齐理。事平等混真法界如。是持戒。不见自身能持戒者。不见他身有破戒者。非凡夫行。非贤圣行。不见自身发菩提心。不见诸佛成等正觉。若好若恶。若有少法可得。不名净行。当知是性戒即法身也。法身者则如来智慧也。如来智慧者即正觉也。是故不同小乘有取舍故。

第二如梵网经菩萨戒为情有及真俱示为宗者。如来为凡夫之中有大心众生。乐行慈悲有忻求佛果者。谓毗卢遮那佛为本身。千百亿为化身。顿令识末还本。故经言。如是千百亿。各接微尘众。俱来至我所。又言。若人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真是诸佛子。即为性戒故即为真宗。此乃为大心众生顿示法身性戒。下劣者得渐。一教应二根。如是千百亿各接微尘众俱来至我所。明舍权而就实。此为实有教。当教之内顿示权实。故不同小乘前亦无常后亦无常。为但生人天故。虽然立实有宗。不同华严经毗卢遮那所说也。此经仍随化身所化方来至本身也。圆教之宗。一下顿示本身。法界大智报身因果理事齐彰。又华严经中世界量与梵网经中莲华形量亦不同。广狭全别。广如下文所说。

第三般若教为说空彰实为宗者。如来初为人天凡夫说二乘教。系着理事俱实。不能离障。为说空教破所执着故。般若经中说十八种法。世间三宝四谛三世等。一切皆空。空亦空。广如经说。此乃空却无明诸障等业。无明总尽。障业皆无。自性涅槃自然显著。此为真有。不空名宗。虽然为真有。所说教门多有成坏。故未可为圆。如华严经。具实报相好庄严。能虚能实。当部之内。当品之中。十菩萨等。上下自相纶贯。空有之法不独孤行。又以普贤文殊交参理事相彻互相交映。一部之典。品品相彻。句句相参。一部之中。四十品经。同入一言之内。十万颂之齐麾。一成即一切成。一坏即一切坏。总以性齐时齐故。如上等齐说法亦齐。如是齐故。如今成佛与三世佛齐成佛故。为无三世故。为无时故。不同此教成坏别时故。因果前后。

第四解深密经为不空不有为宗者。如来说于有教空教之后。说此一部之教。和会有无二见为不空不有教。说九识为纯净无染识。如暴水生多波浪。诸波浪等以水为依。五六七八等识皆以阿陀那识为依故。如深密经云。如净镜面。若有一影生缘现前。唯一影起。若二若多。影生缘现前有多影起。非此镜面转变为影。亦无受用灭尽可得。此明五六七八识所依第九净识处也。又云。如是菩萨。虽由法住。智为依止。为建立故。此经意欲令于识处便明识体。本唯不离真智故。如彼暴流不离水体而生波浪。又如明镜依彼净体无所分别含多影像。不碍有而常无故。如是自心所见识相。不离本体无作净智。所现影像都无自他内外等执。任用随智无所分别。以破空有二系为不空不有。故深密经。颂曰。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暴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阿陀那识甚深细者。引彼凡流就识成智。不同二乘及渐始学菩萨破相反成空。不同凡夫系而实有。不同彼故不空不有。何法不空。为智能随缘照机利物故。何法不有。为智正随缘时无性相故无生住异灭故。以是义故名不空不有。此经虽复如是于心识之处令知空有无二。华严经即不然。但影本身法界一真之根本智佛体用故。混真性相法报之海。直为上根人。顿示佛果德一真法界本智。以为开示悟入之门。不论随妄而生识等。法华经。以佛智慧示悟众生。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故不为余乘若二若三。又三乘之人。于佛性相之法。如来不许彼智解。故法华经云。种种性相义。我及十方佛。乃能知是事。舍利弗。辟支佛及不退诸菩萨。皆悉不能知。以法华经会三乘权学来归佛乘实法界故。门前三驾且受权乘。露地白牛方明实德。以是义故。于中有少分义意与华严经相扶。龙女所乘即是白牛之乘。又与善财同其所得。是故华严教门。直彰本体用法界佛果门。直授上根凡夫令其悟入。不同深密经中安立五六七八九识施设权门。如深密经。权施第九阿陀那识。意有异途。为二乘之人久厌患生死修空灭识直趣空寂。又第二时说般若时教。为回二乘及渐学菩萨。多空破有。以六波罗蜜为行所乘。于中二乘虽少分回心。及渐学菩萨乐空增胜。为彼权学菩萨三乘初对治门。还与小乘初对治门小分相似。但有一分慈悲增胜。未证法身佛性根本智等道理。但以空门而为所乘。六波罗蜜而为行相。初对治门还同二乘。无常不净白骨微尘等观。方入空观。二乘趣灭。菩萨留生。以空无我等观。折伏我法不令增长。元来未是法身佛性根本智。为见未真故乐空增胜。以是义故。解深密经。方便安立第九识。为纯净识。云八识以净识为依止故。即欲直为说第八种子识为如来藏者。为彼学徒畏苦习故。即说业种恒真。怖难信故。是故权且安立第九阿陀那识为净识故。欲令不灭识性长大菩提故。是故维摩经云。未具佛法。亦不灭受而取证也。受既不灭想识亦然。如楞伽经。直为根熟者说第八识业种为如来藏。下文更明。维摩经云。尘劳之稠为如来种等。修道之士品类异途。解行差殊千端万别。除二乘之外。菩萨之乘有四品不同。

一修空无我菩萨。二渐见佛性菩萨。三顿见佛性菩萨。四以如来自性清净智。以五位加行起差别智。满普贤行成大慈悲菩萨。究竟不出刹那际。充满十方佛果门。此略示名目。下文广明。如华严经说。有一类菩萨。经百千亿那由他劫。行六波罗蜜。不生佛家。犹名假名菩萨。广会在下文。以虽见佛性未知业障。犹名假名菩萨。

第五楞伽经以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为宗者。此经于南海中楞伽山说。如来于此山下过。罗婆那夜叉王与摩谛菩萨。乘化宫来请佛如来。于此山上说法。其山高峻下瞻大海。傍无门户。得神通者堪能升往。乃表心地法门无心无证者方能升也。下瞩大海表其心海本自清净因境风所转识浪波动。欲明达境自空心海自寂。心境俱寂事无不照。犹如大海无风日月参罗焕然明白。此经意直为根熟菩萨。顿说种子业识为如来藏。异彼二乘灭识趣寂者故。亦为异彼般若修空增胜者故。直明识体本性全真便明识体即成智用。如彼大海无风即境像更明。心海法门亦复如是。了真即识成智。此经异彼深密经义。别立九识接引初根。渐令留惑长大菩提故。不令其心植种于空。亦不令心犹如败种。解深密经。乃是入惑之初门。楞伽维摩直示惑之本实。楞伽即明八识为如来藏。净名即观身实相观佛亦然。净名与楞伽同。深密经文与此二部少别也。如华严经不尔。佛身及境界法门行相玄自不同。说楞伽经。即是化身所说。境即是秽土峰所居。法门说识境界为真。问答即以大慧菩萨为首。化身明教是权。大慧且论议简择。如华严经教。佛身即是本真法报。境界即是华藏所居。法门即是佛果法界为门。问答即是文殊普贤理事智之妙用。五位行相因果互融。十刹十身体彻相入。若论同别。未可具言。更待下文依位广别。

第六维摩经以不思议为宗者。维摩经与华严经十种别一种同。十种别者。

一净土庄严别。二佛身诸相报化别。三不思议德神通别。四所设法门对根别。五诸有闻法来众别。六说教安立法门别。七净名菩萨建行别。八所阐法门处所别。九常随佛众别。十所付法藏流通别。一种入道方便同。

一净土庄严别者。如维摩经中所说净土。如来以足指按地。即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宝严饰。譬如宝庄严佛无量功德宝庄严土。一切大众叹未曾有。而皆自见坐宝莲花。而未说无尽佛刹庄严等事在一毫尘中。如华严经中。具说十佛毗卢遮那境界十莲华藏世界海。一一世界海有无尽世界海。圆满十方佛境界众生境界。互相涉入不相障碍。众宝庄严如光如影。广如经说。不但独言三千大千世界严净。

二佛身诸相报化别者。说此维摩经。是三十二大人之相化佛所说。说华严经佛。是九十七大人之相。及十华藏世界海微尘数大人之相。实报如来之所说也。

三不思议德神通别者。如维摩经说菩萨神通。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能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又小室之内能容三万二千师子之座。各各高八万四千由句。八千菩萨。五百声闻。百千天人。维摩诘致其右手掌。擎其大众往诣庵罗。又以手断取东方妙喜佛国。来至此处示于大众。送还本处。如是神变。且为权学三乘声闻菩萨等众现如斯事。何以故。为权教声闻菩萨等见道未实自他未亡。所现神变依根所见。皆有往来分齐限量。又是一时之间。圣意以神力变化起诸小根令渐增进故。非是法尔。力故。如华严经中。以本法力。法如是故。能以一尘之内。含容十方一切佛刹众生刹。总在尘中。世界不小。微尘不大。十方世界所有微尘。一一尘中总皆如是。如经所说。菩萨于一小众生身中成等正觉广度众生。其小众生不知不觉。当知佛以权教引小根故。身外见佛。现神通力而有来去。实教之中。以自本觉自觉本心。身心性相与佛无异。无有内外往来诸见。是故毗卢遮那佛。不移本处而身遍坐一切道场。十方来众。不移本处而随化往都无来去亦无。神力所致。是故经言。法如是故。经中每言以佛神力法如是故者。以佛神力推佛为尊。法如是故。推其本德都无变化。一一国刹身心性相。以依本故。不随妄故。大小诸境皆如光如影。互相映彻周遍十方。都无往来。都无分齐。即一一众生有诸毛孔之内周遍十方。不同权教以其神力分齐往来擎来送去。致斯妄见违本法身。障真菩提本觉性智。是故净名菩萨现斯神变已方陈实教。维摩经云。观身实相观佛亦然。我观如来。前际不来。后际不去。今即不住。如阿閦佛品广明。是故权根小见乐欲希奇。菩萨称根粗施接引。令生乐学方授实门。不可执化成真恒迷智境。识权就实。迁入法界之门。有作之法难成随缘。无作易办。作者劳而无功。不作随缘自就。无功之功。功不虚弃。有功之功。功皆无常。多劫积修终归败坏。不如一念缘起无生。超彼三乘权学等见。

四所设法门对根别者。此维摩经对二乘根。令回向菩萨菩提入大乘故。又对大乘中。滞净菩萨悲智未满者令进修故。即如众香世界诸来菩萨众欲还本土。请佛世尊愿赐小法。如来依根见彼菩萨滞于净土。悲智心劣。便为说法。令学有尽无尽解脱门。下文云。不离大慈大舍大悲。深发一切智心而不忽忘。教化众生终不厌倦。于四摄法常念顺行。在诸禅定如地狱想。于生死中如园观想。见来求者如善师想。广如维摩经说。此经对此二乘三乘悲智未满。令且渐修增长悲智。未即一下顿示佛门。未即说言十住初心便成正觉。未即示其广大妙事。皆有分齐故。

首页123尾页

本文链接:大方广佛华严经全文注音(卷一)

上一篇:大方广佛华严经白话文译文(卷一)

下一篇:大方广佛华严经念诵仪轨是什么